第一千零二十章 摇篮曲(1 / 2)

猝然之间暴起动手

从槐诗脚下蔓延的阴影迅速化为归墟,封锁内外

紧接着甩去狗头人的伪装之后,槐诗拔剑,踏着桌子一步突刺,美德之剑贯入蛇面祭祀的喉咙中,将它钉在了椅子上

可它竟然还没死,浑身上下不断有破碎的声音响起

宝石戒指、骨质项链还有锁骨之下的一枚苍白鳞片迅速的亮起,紧接着又在归墟的压制之下黯淡熄灭

在腐梦的统治者本质的碾压之下,绝大多数遗物都在瞬间崩溃

反击胎死腹中

蛇面艰难的挣扎,可血却被美德之剑的光焰点燃,整个笼罩在焚烧中,动弹不得

与此同时,槐诗的另一只手挥洒而出,怨憎之刃暴涨,瞬间跨越了数米的距离,从牛首武士莫德的喉咙前面扫过

莫德只感觉喉咙一凉,发不出声音,可看到蛇面遭到袭击,便不假思索的向着槐诗奋力一拳!

瞬间,血色从喉咙中飙射而出,可紧接着,还没流出多少来,竟然便已经愈合完毕!

悲观灰暗的念头随着怨憎的劈斩从脑中闪现,令他的动作迟滞了一瞬,但饶是如此,那恐怖的力量也在归墟的封锁之中掀起了阵阵雷鸣

瞬间和怨憎的刀锋硬撼一击,锋锐的刀锋撕裂了他的手掌,卡死在他了他的手臂中而槐诗的手臂却浮现出骨节摩擦的声音

竟然在反震之下脱臼了!

这样的感觉如此久违,可槐诗的动作却不停,踩着桌子飞身而起,愤怒之斧浮现,燃烧的斧刃斩落,瞬间斩断牛角,嵌入他的颅骨中

和弦挥洒而过

瞬息间,莫德的身上便浮现出数道交错的深邃斩痕

但那骨骼实在是过于坚硬,坚硬到槐诗的源质武装竟然也无法将它在瞬间斩断

不顾贯穿躯壳的悲悯之枪,莫德伸手拔剑,以伤换伤,瞬间,刻满恶毒咒文的长剑就没入了槐诗的躯壳

“杀了他,莫德!”

椅子上,蛇面不由自主的狞笑出声

莫德的生命力,哪怕是跳进火山之中也能够迅速重生,想要凭借刀剑杀死他,简直痴心妄想!

可再然后,它终于察觉到不对

为什么那一把穷尽铁炎城半数诅咒所锻造的利刃,刺入了槐诗胸膛之后,却没有从背后穿出?

反而如同没入泥潭那样,一点一点的,消失不见

不论莫德如何死死的紧握,试图拽回

自这短暂的呆滞中,狭窄的室内骤然回荡起了遥远的潮声,潮声澎湃

鲸歌隐隐

而槐诗,抬起拳头,对准了莫德的面孔,一拳挥出!

牛头人嘶哑的怒吼,同样抬起拳头,向着槐诗砸去——紧接着,便有坍塌的声音不绝于耳,骨骼碎裂如泥

可碎掉的却不是槐诗的手臂

而是牛头人的大半截身体!

就好像被一座从天而降的庄园正面碾压而过那样,在阿房的加持之下,无穷之力也在瞬间分崩离析

连带着半个脑袋一起,被一拳打成了稀烂!

然后,不等它恢复,槐诗的身体就灵巧的撑着他的肩膀,落在了他的身后,猛然向着膝弯践踏

伴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清脆声音,牛头人的反关节膝盖连带着凌驾钢铁之上的骨骼随之碎裂

不由自主的,跪倒在地

在破碎的面孔上,血肉迅速的生长,莫德抬起被怨憎贯穿的手臂,想要攻击身后的槐诗,可钉进手臂的怨憎绽放血色光芒,疯狂的汲取着他的鲜血和生命

紧接着,一条绳索就出现在槐诗的手中,环绕在它的脖子上,迅速的环绕成结,在槐诗的拉扯之下,收紧!

莫德的愈合在瞬间戛然而止

牛头人怒吼

庞大的力量不断迸发,想要挣脱,可却无法逃脱悲伤之索的纠缠

那旺盛如怪物一般的生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,哪怕足以摧垮城池的力量在束缚和镇压之下,也没有任何的效果

窒息突如其来

在那一张残缺的面孔上,遍布血丝的独眼绝望的瞪大,

它想要呼救,可是却发不出声音,只有孱弱的嗬嗬声从喉咙里涌现他抬起手,抓向身后的面孔,艰难的拉扯,但却无济于事

拉扯着绳索的手掌稳定如铁钳

渐渐的收拢

只有沙哑低沉的歌声自耳边响起,回荡在绝望的黑暗里

“睡吧,睡吧,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”

槐诗平静的仰望着顶穹,温柔歌唱:“睡吧,睡吧,我亲爱的宝贝,爸爸的手臂永远保护你——”

椅子上,美德光焰的焚烧里,蛇面呆滞的等待眼睛

绝望的看着莫德的动作渐渐迟滞,一点一点的被死亡所吞没

可更令他恐惧的,是莫德身后,那一张自始至终都未曾有过任何变化的面孔,并不狰狞,也并不冷酷

那样温柔又平静的样子,就像拥抱婴儿一样

轻声歌唱

直到在怨憎贪婪的掠食中,他怀中的‘婴儿’再不动弹,槐诗才缓缓的松开手指

任由干瘪成石块一样的残躯倒地,溃散成了尘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