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马迁告仕(1 / 2)

钟逸的日子虽然平静,不过朝堂上暗潮涌动,每日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大事,只不过与钟逸相关的较少罢了

就在这日,金銮殿上,马迁告仕,马迁何许人也,当朝内阁三卫阁老之一,实属文官影响力最大的几位。

他向康宁帝禀奏,说自己想要告老还乡,言语中尽是绝望与薄凉。看来的确是如今的朝堂失望透顶,不是与康宁帝的讨价还价。

原本内阁三老中,他为人圆滑,处事中立居多,几乎很少得罪人,但随着钱山势力越来越大,他打破了众官对他的印象,他变得激进起来,就像是军师成了冲锋陷阵的猛将将军,几乎钱山主张之事,他一应反对。

可奈何内阁三人心不齐,刘康又偏向钱山,他一人势弱,只能眼睁睁看着钱山祸害朝堂而无能为力。

自上次处罚钟逸一事后,马迁便已心灰意冷,心生告仕的想法,但又心系国家,不甘心如此退却。

这段时日他一直寻求破解之法,积极奔走各处,联盟寻援,可碍于钱山的威慑,无一人敢与他结盟。

所以马迁要退了,心疲力乏的他要退了。

康宁帝自然是极力劝阻,可无奈马迁心意已决,最终康宁帝只能落寞的答应下来。

朝堂上,钟逸看到这一切很不是滋味。

钟逸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,自打康宁帝上次重病痊愈后,在他身上有了一系列不易察觉的变化。

首先便是对钱山的放任,之前钱山虽然掌握文臣生杀大权,但绝不敢任意为之,只有在康宁帝的命令下,他才能把臣子们抓入牢狱,上刑折磨。

可现如今他竟能对文臣随意杀伐,当然,那些个职位高的钱山要动自然不会这么轻松。而言官不同,由于他们品阶不高,又生得一张贱嘴,骂了这个骂那个,一旦把矛头对在钱山身上,钱山当然不依。

就这段时日以来,已经有几位言官命丧钱山之手了

钟逸相信,康宁帝不是没有收到来自臣子们的弹劾,但为何他偏偏无动于衷呢?这可不符合英明皇帝的定位。

难道是自知年头所剩不多,在最后时日放任自己一把?

钟逸很快否认了这个观点,因为除了对钱山的纵容,康宁帝一如既往,勤勤恳恳,矜矜业业。

整日的生活除了处理朝政,便无其他。

可就在想到康宁帝破格提拔自己后,钟逸逐渐意识到了什么。自己的升官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,一是陈达斌的极力举荐,二则是康宁帝的信任。